W.w

废话很多,半成品囤积处,脑洞仓库,唠嗑基地,慎fo。

詹姆坐在窗边的地板上,他逃了一节占卜课,但并未觉得不安。他逃课,并非出于什么重要的原因,仅仅是因为不愿意去上课。詹姆伸长了手臂把暗红色的窗帘拉实,仍有一些碎裂的光从窗帘镂空的花纹间流淌出来,落在詹姆穿着毛线袜的脚上。
其实没几个人真正在乎占卜课的,更鲜少有人在乎那颗雾气蒙蒙的球透露了哪些秘密,那沥干的茶杯里预言的未来。但是当这一切与你切身相关时,就很难让人简单忽略了。况且那教授的说法有理有据,"你会为你的理想而死,英年早逝。"按她的说法,詹姆就只剩下六年了,六年来打魁地奇,六年来和小天狼星做许多愚蠢的疯狂的事,六年七十二次陪莱姆斯把他毛绒绒的小问题变成冒险。听起来还不错,但实际上短的令人窒息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