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.w

废话很多,半成品囤积处,脑洞仓库,唠嗑基地,慎fo。

我想疯狂产犬鹿,但是我觉得我写不出来那么年轻热情自由的故事。

人他妈的是会变的,所以我才难受。

那所有的光和风和雨和雪,统统汇成了叶脉上细小的文字:不要怕。绿色延伸着够向地球的另一个端点。你脚下踩的是冰天雪地的海洋,头顶着浩瀚无际的的高山。终于在历经了那么多的爱和恨后,你放弃了寻找任何答案。原来雪的消失不一定会留下水,雨或许在半空中兀自离开,风诉说的并不总是诗句,还有她千万年来孤单的心事,光也会疲惫,也会在老墙上投下绵长的影子。你站在冰层上不敢移动一步,可最终待万物融化时总会掉落。有月光日光星光同时拥抱你,还有所爱之人的目光。绿色吞没了高山,他们熔为铁水,浇下来却如同丝绸。你还在担心什么?我的朋友?你所在的是世界之巅,你所注视的是美的定义。不要怕。因为你所爱的无关一切,有关于你。

你爱的不是他,是个美好的幻象,恰恰和他挂上了钩。或许你爱的是他,可你只会说爱,从来不肯奉献出爱以外的东西。其实,爱就足够了,但漫长的生命中,爱无法代替一切。

"我明白了!我明白了!"他大喊着冲了出来,狂喜地又蹦又跳。灰黑色的眼珠向四周瞟着,喊道:"你在哪儿?我终于明白了!"他在石块中深深浅浅地走,杂草扎得他手臂又疼又痒,但仍然没能阻止他宣布出至高无上的道理:
"爱原来是这样的东西!它不能称量,不能买卖,不能交换。爱和纯洁、喜悦、美好不能等同,尽管爱包括了所有好事,但爱…就只是爱而已。当一个人第一次对另一个人说出我爱你时,他就离幸福近了一步,而只要这份爱能得到同等的回应,那他必然会高兴得仿佛在糖霜里打滚的蝴蝶。无论什么时刻,爱都是新鲜而美好的,它从不赶趟,从不迟到。甚至,只要一个人能感受到爱,那他的生活就不会有黑暗。爱是这样天然而宽容的感情!"
他的胸膛充满感情地浮动,喷出的呼吸凝成了白雾。
"你在哪儿?我已经明白了!回来吧。"他喊着,边跑动起来。
他眼前是石块和杂草,身后是石块和杂草即便他的眼睛可以不受阻挡地看向地球的另一端,也没能找到他需要的人。
或许爱会迟到,他想。关于爱的道理他领悟的太慢,所以才会这样。无处可去,他的爱无处安放,占满了他的整个心房,让他仿佛成为了一只气球,在太阳底下鼓胀着,几乎要炸裂了。
"我领悟错了。爱需要回应,两份爱在一起才是幸福的钥匙。但爱的确不会迟到,我相信你。"
他依靠着石块坐下了,爱带来的满足感让他昏昏欲睡,只是最后咕咙了一声"我明白了,请你回来吧。"就睡了过去。

《想象力对抗一切》

你必须有所信仰,有所爱。否则你将会像盲人行走在空中,蹒跚学步的小孩走在水里。即便保持对一件事物长年累月的爱和信任是非常难的,但也要试着去做。当这份爱消失的时候,更请不要勉强,可以去爱其它。请你务必相信,风能传递树的诗歌,阳光能到达所有阴暗的角落。即便你的信仰有悖于世间所有的科学,即便就连你自己也深知这份信仰纯属虚构,也不要放弃。当你停止相信潜藏于你内心的那份美好时,你的灵魂就会萎缩,你的心就会干瘪。去找点什么来相信,去找点什么来爱吧,即便那很难。过多的感情埋在心底只会酝酿出不友好的风暴,而爱却没有那样的害处。你如果信任着阳光和月亮,信任着松树最新的嫩芽,信任着夏夜晚风,你就能到达黑暗无法触及到地方。当你爱着什么的时候,孤独对你将无计可施。你最好有所信仰,有所爱,即便那需要长年累月的耐心和热情。这是通往永恒快乐的唯一秘道,反过来说,这也是无人能永恒快乐的原因。也别太贪心啊,爱不能给你一切。

《想象力对抗一切》

远山从海里冒出来。
我踏上第一片沙漠,赤着脚。沙子冰凉地滑过,宛如颗粒感十足的水,冰晶。抬眼看,绛紫与暗红交织,太阳坐在一块雪白的石头上。我把脚从地上拔起来,但是失败了。一阵海浪吹过,我说 帮我带句话好吗?告诉太阳,我来了。海浪一靠近太阳就消失了,就成了水蒸汽告诉太阳我来了。我口干舌燥,但同时大汗淋漓,每一根汗毛在风里竖起,我等待着。终于,远山扑面而来,太阳舞蹈其中,我躲闪不及,头朝下栽在紫红色的沙粒中。
不要说话。太阳告诉我。
我来到了第二片草原。荒野上无牛羊,只一些橙黄的草,胡乱长着,我还赤着脚,所以被草划了几下。天上有漩涡,漾着紫的波澜。一泓黑墨直泻而下,化作金银珠玉滚落。没入草后无处可寻。我爬上一棵大树站在树顶跳下,下一秒我端坐于漩涡之中,只觉一股咸冷的味道。月亮坐在离我不远处,说 不要轻易回答。
我来到了第三片海洋。深绿色的海水挤压着我,忽然一股甜蜜而温暖的液体。我下沉下沉下沉,在我惊慌失措时,海水如受到召唤般沉没,露出淡蓝色的石块。我在水与石块的漩涡中挣扎,再醒来时正靠在一块石头上。不要害怕,一直走。我听见一个声音,是你们吗?星星?我问。
忽然远山从那片海冒出来,我坐在山顶,被抛向了天空,历经一片泥泞多色的漩涡,又落回了那片沙漠。

风一吹,颤抖起来,又轻又小,仿佛是一片和我很熟悉的叶子,露出了一个腼腆笑。是绿波重重淹没了冬天,翻滚的翡翠唏嘘作响,树有百叶,叶有百口,都在讲故事。即便新出生的叶子,也会大声说起如何挣开束缚,舒展身体的。绿意渐浓处,有枝条树干等。被碧波包围着,成为了棕色的岛屿。凹凸起伏的树干,藏着十年的秘密,柔韧的枝条,是在够月亮吗?忽而一阵风,一滴水,一声歌,一口叹息,碧海无边,连带着岛屿震动起来,震出的节奏和心跳相近。就这样一点点地抖动,抖开了星星,抖走了夜空。星星都是石头,可树不一样,是肥厚的叶在微笑而闪光,是浅嫩的枝舞到劲时亮闪闪的汗水,是有温度的光。燃了一捧绿意荡漾的无害篝火,又悄悄在碧涛之下隐没。是海,也是火,是白日的星星,在夜晚时也毫不逊色。风停,舞毕,波光粼粼,如同多萝西的翡翠城,是场虚构出来的故事,更是真实的梦。

"像我这样的人也会变成大人吗?"
"不要担心。"
"变成大人不就意味着自私,冷漠,缺乏想象力,总是一成不变吗?"
"是的,但是那都是没有办法的事。"
"我可不可以做一棵树?"
"一棵树?"
"没错,我做一棵树,不做大人。"
"你可以和蚂蚁交朋友。"
"我可以和蚂蚁交朋友。"
"那如果你不小心变成大人了呢?"
"那我一定是太不小心了。"
"你也会自私冷漠缺乏想象永远一成不变吗?"
"我试试避开吧。"